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忠明的三叉神经博客

本博主要介绍小说,医学,钢琴.欢迎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"你不就是那个因三叉神经鞘膜漏电,胡言乱语,被割了舌头的王教授吗?""狗屁教授?我不过是厕所里那块崴在尿屎窝里又硬又臭的垫脚石头."为方便群众,群众方便.特建博客水巴。本巴实名制。着意于医学、文学、钢琴教学,所用材质业经绿坝过滤,消毒,无色透明。欢迎您,尊贵的女士们,先生们.'来也匆匆,去也冲冲!我的口号是:靠近一小步,文明一大步。'.谢谢.联系电话:0530---3262XXX 3262XXXQQ469XXX170 邮箱:WZM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角钱(2007年11月10日日记)  

2007-11-10 23:24:2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打气(2007年11月10日日记) - WZM9580 - 王忠明的三叉神经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一角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笑熬酱糊

 

 喜酒不醉人,两盅酒下肚我便面皮发热,有点头重脚轻。

 主家春风满面地和客人握手道别,主家娘们被人用黑鞋油抹了一脸。她以为是我抹得,却在广庭大众之下用面颊把鞋油反噌我一脸,引来一片欢呼声。女人的香气涂搽在我脸上,暖在心里。

  哪个调皮捣蛋的孩子把我的自行车后胎放了气。冰冷的冬天,我肺气肿发作,推了二里地,找不到个修自行车的。好不容易在小巷头找到个修车点,真如得了命一般。

修车伙计五十多岁,满头无发,光头倦缩在破棉袄油光的领口里。左手拇指上蹦出个小指头。象老姜发了个嫩芽呀。油腻的双手满是冻裂的口子和老茧。他在凛冽寒风中瑟瑟发抖,不停地跺脚搓手。

摊前的小纸板上写着“打气,每次一元。”别说一元,就是十元我也给。

 好不辛苦地打完气,全身的衣兜翻了个遍,就一张百元的老头票。红彤彤的还裹着红纸,是给人家捎得遂份子钱。

为了体面些,我脱换了衣服,穿了件崭新的毛尼短大衣。我掏出一百元钱让他找。他说:“找不开。”

得意浓时易接济。我酒气上翻,脑门一热,“别找了”。咱也慷慨一次,改变改变形象。一时头脑清醒,又舍不得了,妆啥妆?谁无缘无故地给过你一百元?天底下的人,你可怜了了吗?再说家有老小,吃穿用度,孩子上学,水电电话费啥不要钱?特别是同事们的红白事体,光遂份子钱,一个月的工资不够。老搞得我青黄不接、撤了东墙补西墙。有时要舍着脸要同事先垫上。

就是捐献给残疾人,十块八块的还可以。再说人家说是“嗟来之食”,还不领你情呢?做为教师的我,薪水微薄,囊中羞涩。买把子葱还放到电子秤上称称。被冠以“抠腚舔手,放屁吹灯”之流。你老行行好,学一次雷锋,积德行善,下辈子生个儿,再不是个六指了。

      老人是乎看出了我的心事,大言不愧地说:“有就给,没有就算了。”就等你这句话呢。老人的话给我解了围。我心里热乎乎的。忍羞说了声“谢谢!谢谢!”

赶快推车走人,如果他反悔就太丢人了。老人见我慌忙的样子,以为我是得小便宜而喜形于色。他面色转阴:“回来!光说声谢谢就算了。”

“嗨!?今天见鬼了。”尴尬人遇到楞头青了。真不知他还有多大的想头?大不了我把车子押这里,去借钱。”

再把浑身的每个角落搜一遍,真是不该丢人,终于在内衣口袋里摸出五块钱。我把钱递过去,没想老头气更大了,张口结舌还夹带着口头语“妈的!明明有钱,不舍得给。偏拿一百的哄我。”

真是没事找事,本人有心给你钱,不让你找了。可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。还不知他能说出更难听的话来?气的我直骂我那口子,都是你怕我“腐败”,兜里从不让装钱,你想想,男人口袋里没钱,比赤膊上街还难看。这社会没钱孬啊!没钱的男人更孬。英雄为一块钱犯难。活人让尿憋死,丢人不?!

老人从裤腰里掏出一沓破破烂烂,花花绿绿的角票。可巧,只有三元九毛。慷慨是充不成了,干脆当个小气鬼吧。本人就是个“一分钱掰成两半花”的主。

我偏不依,非要他找够不可。老头跑了二里地把一元钱换成一毛的角票和硬币,累得喘做一团。

为了打气,为了接济穷人竟找如此的麻烦。我的气不打一处来,做好人难啊?顶肺。

我掏出角票数了数,一块钱里多了一角,原来两张角票粘在一起了。

我后悔自己自私的举动,老人眼里的一元钱是多麽的珍贵呀!也许他比我经历了更多的苦难,比我见过更多的为一元钱而折腰的人和事。

我把一角票和一百元的份子钱掏出,把红纸揭掉,返回到修车摊前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04年12月17日 修改于五官科病房值班室

一角钱(2007年11月10日日记) - WZM9580 - 王忠明的三叉神经博客

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