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忠明的三叉神经博客

本博主要介绍小说,医学,钢琴.欢迎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"你不就是那个因三叉神经鞘膜漏电,胡言乱语,被割了舌头的王教授吗?""狗屁教授?我不过是厕所里那块崴在尿屎窝里又硬又臭的垫脚石头."为方便群众,群众方便.特建博客水巴。本巴实名制。着意于医学、文学、钢琴教学,所用材质业经绿坝过滤,消毒,无色透明。欢迎您,尊贵的女士们,先生们.'来也匆匆,去也冲冲!我的口号是:靠近一小步,文明一大步。'.谢谢.联系电话:0530---3262XXX 3262XXXQQ469XXX170 邮箱:WZM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晚清官场的百科全书之二  

2007-06-27 00:03:28|  分类: 图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什么是年谱以及张集馨的年谱

文/笑熬酱糊

 

年谱是人物传记的一种。它以谱主一个人为对象,按照从生到死的时间顺序,逐年排比其言行、见闻。阅历以及家庭琐事等等,以年与事,补缀成书。比较全面地记叙其一生事迹。年谱粗分为本人自订和他人编撰的两种。一部记事祥明可信、内容充实而又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历史人物的年谱,不只是了解、评论其人其事的主要依据,尤为重要的,它是研究谱主所处时代的社会历史可贵的资料,而这类材料在“正史”一类的典籍中只是零星散见,甚至完全阙如的。一般说来,年谱不是什么学术著作,也不是某些出色的文学传记那样的绘声绘色,引人入胜。它只是集中了谱主的有关材料,不过是资料汇编而已。但因为如此,它能为人们提供“知人论世”的第一手资料,从而受到历史工作者的重视。

我国专为个人编撰的年谱,最早开始于宋朝。吴怀清《李二曲先生年谱序》说:“年谱之作,肇始宋代。” 归曾祁《归玄恭先生年谱跋》也说它“权舆于宋,唐人集有年谱,皆宋人为之”。年谱在元明两代继续有所发展,到清朝絷于极盛。据来新夏同志最近统计,经他过目的现存清人年谱总数近八百种(《清人年谱的初步研究》,载《南开大学学报》1979年第3期)没有见到的不在其内,足见其数量之多了。

   年谱在清代得到很大发展,有其社会历史的原因。满洲贵族入关建立统治以后,经顺、康、雍三朝,社会经济有了恢复和发展,作为上层建筑的学术文化相应有所推进,因而年谱也随之发达起来。另一个重大原因是雍正朝大兴文字狱,文网极密,人们著书立说,很容易触犯禁忌,遭致不测之祸,为了逃避现实,除竟尚考据之外,编撰年谱也蔚然成风。因为他主要是编撰个人事迹,一般不至于冒风险。但它一旦成为社会风尚以后,不仅达官显宦及其子孙后裔,为了炫耀本人或祖先的“政绩”“勋业”,自高门楣,往往自订或由他人为之撰述年谱。就是普通官吏、文人学士、商贾、艺人乃至方处人。也纷纷采取自叙或被人编撰年谱的方式,企图以此树碑立传,扬名后世。现代年谱之所以特别发达是与上述情况联系在一起的。

清代年谱数量虽然很多,就其价值而论,却差别极大。且不谈那些虚构故事,纯然欺世盗名之作,一些由大官僚自订或其后人编述的年谱,而我吹嘘和阿馅眼眉之辞,连篇累度牍,令人生厌。例如历仕嘉、道、咸三朝,官至协办大学士、刑部尚书杜受田的年谱,由其子军机大臣杜翰等人编撰,除叙述仕历和所谓“恩宠荣耀”外,内容空洞。其实,杜受田是个工于心计,依仗权术猎取高位的大官僚,又兼咸丰皇帝的师傅,可记得事很多。据说咸丰帝听取了杜受田的教导,在道光帝面前装乖取巧,博得道光帝的欢心,才被指定为皇位继承人的。杜受田一类年谱以外,如沈起元的《敬亭自记年谱》保留了乾、嘉两朝的粮价银钱比价等经济资料,句有一定参考价值。但是象张集馨这部自订年谱对社会动乱、政治、军事等许多方面作了那么具体、深刻、生动记录的,确实很不多见。它告诉人们:当时的清朝统治者已完全腐朽,官吏都是毫无人性的吸血鬼,贪婪而凶暴,庸俗无能,充情享乐,把全国搞的乌烟瘴气,漆黑一团。中国壮丽的山河成为折磨各族人民的牢狱。毫无疑义,它是年谱中的上乘之作。

张集馨年谱作于何时尚有待考证。这部年谱从一岁开始,止于六十一岁,以后的没有编撰起来不详。五十一岁至五十四岁一段也已遗失。

当然,年谱和小说不同,小说不免有虚构和夸大之处,而这部年谱所记述的,确是实事求是。一般说来,叙事是真切的。

这部年谱作者生前是不可能公诸于世的,在清政府没有被推翻之前也不可能出版。可惜后来仍长期无人加以整理刊出,只作为传抄本辗转流传。《张集馨自订年谱》的情况是这样的,一九五五年,近代史研究所图书资料室购得一部抄本的《椒云年谱》(十六开毛边纸本、上下册)抄者在简短的提要中说:“着部书的名为年谱,其实几等于小说,对于官场鬼蜮或情形,刻画入微,不亚于清末之《官场现形记》、《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》等书。…….张氏后人零落,此项残稿流落市上,为天津李牧斋(盛铎)所收,已缺其中一本,看纸色和字迹,的确是张氏亲手所写的。现在这一部是借抄的。总之,是非常珍贵原始资料。”

       我们在北京大学图书馆编印的《李氏(盛铎)藏书目录》中查到了这本书,全书一函五册,封面是《椒云年谱》一、二、五、六、七册(缺三、四册),写于印有“松竹斋”字样的红色十行竖格竹纸本上,墨笔草体,书中字句常有勾涂增添之处。我们对照《椒云日记》(北京大学图书馆收藏的一本残缺没编目的稿本)和《张集馨朋僚函信笺》,收信人在一些来函上所作的批语,与北大收藏的本子是作者的亲笔原稿。又将抄本和原稿相对,发现抄本不仅掉字、句、段的地方,而且,抄者随意增删的地方也不少。现在依照远稿本订正。

《张集馨日记》(残)一册,墨笔书写于长十九厘米,宽十四厘米的竹纸本上,中多删改之处。由于受湿过甚,全都粘在一起,前后数页已经腐烂,虽经细裱糊,中间仍有许多字迹无法辨认。此日记现存部分由同治三年九月十五日起至四年正月二十一日止,是张集馨记述他在陕西按察使任内“奉旨前往甘肃兰州会同恩麟防剿”陕甘回民起义的详细情形,对研究回民起义提供了一些原始史料。日记中有许多诗词,因史料价值不大,均予删去。(《道咸宦海见闻录》编辑说明 P 1~13)

2007年6月26日 星期二 凸庄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8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