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忠明的三叉神经博客

本博主要介绍小说,医学,钢琴.欢迎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"你不就是那个因三叉神经鞘膜漏电,胡言乱语,被割了舌头的王教授吗?""狗屁教授?我不过是厕所里那块崴在尿屎窝里又硬又臭的垫脚石头."为方便群众,群众方便.特建博客水巴。本巴实名制。着意于医学、文学、钢琴教学,所用材质业经绿坝过滤,消毒,无色透明。欢迎您,尊贵的女士们,先生们.'来也匆匆,去也冲冲!我的口号是:靠近一小步,文明一大步。'.谢谢.联系电话:0530---3262XXX 3262XXXQQ469XXX170 邮箱:WZM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第一次被捕经历  

2010-07-11 10:49:3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我第一次被捕经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文/笑熬酱糊

我的手机铃响“喂,王主任。有个病人窒息了,赶快去手术室。”

情况紧急,那来不及细想。我直冲手术室。门虚掩着,那有病人。只听得呻吟声。声音是一对赤身裸体女男情急不禁才发出的。从此后,我就没过一天心静的日子。

我的付院长职务被免职;

我院外行医被处分;

我已经保持三十八年不收红包的记录被打破;........等等

 

“哪有牛不吃草的,包括脑残的牛。”

 

  事实真相是:我行医三十八年,从来不受病人的红包。可病人和病人家属总认为,不送礼就不放心。所以我一直都是在病人手术前先收下红包,待手术后再还给病人。

有个老农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一个红包硬噻到我兜里。当初,我怕造成影响,没有吭声。就是这个病人的手术作得不顺利。虽说最后取出了遗物,但患者由于缺氧过久,还是成了个“植物人”。

我把红包给病人家属送回,他以为我是推脱责任,说什么也不要。人见人爱的红包成了烫手的山芋,送给谁都没人要。不得已,我只好交给医院领导,领导说我是事后推脱,已经构成了“受贿罪”,移交司法机关处理。

昨天,检查机关的人来调查。有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。 

 

  两个武警,荷抢实弹站在门两旁。一名公安干警和另一诶名武装警察走进00办公室。

 “逮捕我来了”吓得我出溜在地上,尿了一裤裆。我天生胆小怕事那经过如此阵仗。

冰凉的手铐锁住了我的双腕。00看见我被明晃晃的手铐铐住,脸上略过一丝笑容。

现今,该逮捕的不逮,不该逮捕的,逮了。

要我在《逮捕证》上签字。我看,写着“涉嫌罪名是贪污受贿,”,这哪能是我所能犯的罪行?我一个贪污不能,受贿不得之人。再看,“涉黑,商业贿赂。”谁贿赂过我,我贿赂过谁?再再看,黑字白纸,清楚地写着:000,哎呀!你们逮错人了。我高呼:“我的逮捕证呢?哪是我的逮捕证?”

公安问我:“你是谁?没有错,就是你。”

我情急失措,我叫什么来着?

公安说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喊冤:“我小名叫王昊,上面一个日,下面是个天字。笔名叫日天,大名叫王六,王六的王,123456,789,10的六。写法是……同志们叫我‘冤六’,俺爹妈叫我‘六崽’”

公安马上给我解开手铐,比戴上时还麻利。“添什么乱。妨碍我执行公务。滚!”

我没有马上滚,我滚得啥?又不是逮捕我。

活了半辈子,今天,我还是头一回被逮捕。

 公安走到犯罪嫌疑人跟前,问:“000?”

000不吭声,脸色蜡黄,豆大的汉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。公安再问一遍,他还是不吭声。由于刚才错逮人,公安反复核对。指着他的鼻子,声色俱厉,第三遍问:“你!叫什么名字。”

000想借机逃脱;但插翅难逃:“我叫王.....王...............王六”。

“他妈个把子,真是当面为盗贼,我王六就站在你的面前,你叫王六,那,我叫啥?我已经代表你“被逮捕”过了。”

我忽然想起经常给领导写的评语“00同志,被称为人民00。”“他就是“00”,“00”就是他。”《逮捕证》上一律平等,一般不注名职务 你直呼他的名字不就省却多少工夫。 我被吓懵了,情急之下,光说“他就是‘00’‘00’”,就是想不起来00的名字了。

我有老年智障,患了“命名性失语症”,就是突然间忘掉和自己关系最密切人的名字。你心里清量,有嘴说不出,越急越叫不出来。

得这个病,如梦魇伏体,口不遂心,痛苦万状。平时我喝点酒,就清醒,不喝酒就糊涂。偏今天我没喝酒。

00慢慢地往后退,武警用枪托子击了下他的膝盖骨,00被拽着腿提拽起来,扫荡腿,反腕扣,踢了个嘴啃泥,反剪着双手被武警铐起来。

我庆幸自己,多亏他们手下留情。如果真是逮捕我,那亏可吃大了。

其实逮捕人真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。

后来的事情是这样的:植物人复活了。

 

 (若有雷同,纯属于巧合。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7月11日  凸庄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