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忠明的三叉神经博客

本博主要介绍小说,医学,钢琴.欢迎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"你不就是那个因三叉神经鞘膜漏电,胡言乱语,被割了舌头的王教授吗?""狗屁教授?我不过是厕所里那块崴在尿屎窝里又硬又臭的垫脚石头."为方便群众,群众方便.特建博客水巴。本巴实名制。着意于医学、文学、钢琴教学,所用材质业经绿坝过滤,消毒,无色透明。欢迎您,尊贵的女士们,先生们.'来也匆匆,去也冲冲!我的口号是:靠近一小步,文明一大步。'.谢谢.联系电话:0530---3262XXX 3262XXXQQ469XXX170 邮箱:WZM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老医新传  

2013-04-08 22:42:3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阿Y正传 - WZM9580 - 王忠明的三叉神经博客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摄影  王忠明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老医新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( 原)     笑熬酱糊

看病难是个社会老大难问题。但当官看病难却是另一新难题。

打听得是00部长来医院为他的孙子看病,不是来拍苍蝇的。医院一班人才像久别的游子见到亲人;围住部长嘘寒问暖。 

巫一是新上任的老副院长,正恨自己上升无门。机会来了,便有意巴结,献得殷勤。

我的故事开始前,先介绍一下主人公老院长:巫一:男,实际年龄;?。体貌特征:身板佝偻,胡须花白。政治面貌;非D人士;接近退休还是个县医院的副院长。尽管多年医院里没有诞生过一把手,实际上在医院数他官最大。他尽管嘴上不说,但心里还是隐隐作痛。心想有朝一日,转正退休拿高薪。

巫副院长人品不错,圆滑机警,谨小慎微。就是个小苍蝇。不贪;不占,不作为。如果不是这次事故,只待正式平安退休,便可过高薪养廉的小日子。

转入正题:“巫副院长人穷生恶胆,00部长病急乱投医。”

副院长眯缝着双眼如瘟婆子下神:说庸医把孩子的病耽搁了,治疗得有点晚。一席话把部长夫人-----孩子的奶奶吓得魂飞天外,跕着小脚拉扯着孩子就跑,被部长喝住。

孩子躲在奶奶身后,一只手填在嘴里,另一只手拽奶奶的衣角。叫他喊爷爷,拽着老头的胡须要糖吃。

部长本来是来医院质询质询,并没有手术的打算。看副院长如此热情,温暖、贴心,就是有九个嘴也难开口啊!只想着少花钱,多实惠。小病遇良医,那有半分的危险意识。

巫一副院长看人行医。将病人分为三六九等。“三种病人”:一等人;他要背着走,二等人;领着走,三等人;撵着走。

院长说:“您如果不嫌我手拙,……。”

部长职业使然。道:“你是专家,你说了算。说(你)忠;你就是中,咋说是巫一呢!再说也不是什么大手术。”

  “乖乖,把你的(小)舌头割掉,一点都不痛。”

狼外婆骗小孩的故事。连三尺小儿都不信,大胆质疑:“割你的舌头痛不?”。

院长爷爷:“我给你按摩,我给你按穴道,我给你打针.......,我打针就像蚂蚁螫了一下。”

孩子捂着小JJ:“我要(护士)小姐打针!”

巫副院长看人眼错乱,不失时机地从怀里变出一只金灿灿明晃晃的黄金镶钻的长命锁,恭恭敬敬地把锁戴在部长孙子的脖子上。

他说:“该锁能逢凶化吉,遇难成祥。”

童言:“哪个老虎戴过的玩意,我才不稀罕。”

说着将要护身金佛从颈上拽下,奶奶怕得罪了佛不吉利。喃喃自语“作孽!作孽”。眼疾手快忙就锁摘下,塞在怀里。

“我要……”

“要什么,伯伯(免了辈了)给您(您!)买。”

“我喝酸奶。”

“待做完手术给您买酸奶。买一箱(酸奶)”

“我要一火车酸奶。”

“好!就给你买一火车酸奶!”金符也要得!一火车酸奶值几个钱?

“一火车酸奶”哄得孩子回心转意。心甘情愿地叫医生割舌头。大家皆大欢喜,说笑着来到手术室。手术室庄严肃穆,鸦雀无声。打开房间,一股子霉味,光鲜的仪器落了一层灰。

院长背着领导的孙子,众随从有的提鞋,有的拿玩具。有的去买酸奶........跑上跑下,跑前跑后。如此,贴心地服务。部长更是众口难违,那还能张得开嘴?智者千虑必有一失。部长把亲情和受贿的关系难于撇清。那能拿亲孙子玩“苦小鲜肉计”。

合该他出事,一切准备就须,消毒、包头、铺无菌巾。正要打麻药,偏手术室的老护士内急,她把麻药拿好放在器械台上,跑去解手。

急得巫副院长心急火燎,喊爹骂娘。乍叫着年轻幼稚,我听见呼唤,急忙跑过去。按说这时候,正是是非之地,人家躲还来不及呢。

院长杀猪似的喊:“拿麻药来!”

我应了声:“来了”可就是找不到麻药在哪儿。

“你瞎了眼,在器械台上。”

我把麻药的安胞掰开,院长把麻药抽吸到针管里。我清晰地看见“生理盐水”字迹模糊,..........必须告知院长,可平时被院长骂怕了。

我心撞只小兔,声细如苍蝇:“B卡因只能用在B上?!”

“你一个小实习生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?B易A时A宜B,A卡因就是B卡因,.......!”

“哦!我呸;我呸你妈的肺!”无耻的东西。拿生命开玩笑,巫医杀人。我差点把半口唾沫吐在他脸上。

院长要拼全力表现一下,满心里装着心思,加上是部长的宝贝孙子,部长又亲临现场监督。因而就心怯手软,理智走偏。

10毫升麻药注射入孩子雪白的屁股里,小孩一蹬腿;一瞪眼;一张嘴........;一声未吭就‘死了’。

按说10毫升“麻药”能麻到哪儿去?本来麻药该注射在AB周围,我亲眼看见副院长把它打在孩子的屁股上。药力放缓了,“生理盐水”对谁都不会有麻醉作用。

副院长吓得呆在那里。即不抢救,也不喊人。

老护士提着裤子,姨妈巾还滴溜在后边。虽抢救卖力,但委实已晚。

孩子的奶奶嚎啕:“孙子没了,谁给我养老送终啊。”

部长对副院长就要动手。高举着“贿赂产物”-----长命锁要告副院长“谋财害命!”

巫一五体投地,磕头如捣蒜:小的再也不敢了。小的没有真才实学,学历、职称论文科技成果真得都是买的假证。是我在厕所里找些电话号码。对不起组织,对不起党。就是不说对不起人民,对不起我。就没有忘记嫁祸于人。说我和护士拿错了麻药。

真实需要用人之际,院部一班人如惊弓之鸟早没了鸟影。

一会儿,孩子的双眼扑闪了两下,振臂高呼:“我喝酸奶!”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年02月27日  摘自《我替医生说句话》阿Yi正传 - WZM9580 - 王忠明的三叉神经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红叶谷风光 摄影:王忠明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